当前位置: 主页 > 社会新闻精选: > 成都摄影师的追山之旅 6年拍下200多座高海拔雪山

成都摄影师的追山之旅 6年拍下200多座高海拔雪山

2019年09月11日 17:01 来源:中国新闻网 

  中新网成都9月11日电 (陈选斌)“我们选择高山,即便不能行而将至,至少期盼目光及之。当目光到达山巅,我也便是山。”摄影师魏伟在自己耗时6年拍摄整理完成的《阿坝州高海拔山峰概览》的结尾写上了这样一句话,表达他对高山的崇仰之情。

魏伟拍摄的三奥雪山。受访者供图
魏伟拍摄的三奥雪山。受访者供图

  今年36岁的成都人魏伟大学学习的是日语专业,但他对摄影却有着偏执的热爱。2013年,他去往阿坝州从事婚庆摄影相关工作,也是那个时候他和雪山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2013年的一天,魏伟从阿坝州理县宝殿寺驱车下山的途中,在转弯的时候一座雪山突然出现在他眼前。“当时是春天,周围群山的山尖积雪已经有点融化,但那座山上面的雪依然很洁白很壮观,感觉非常震撼。”魏伟说,回家后他依然忘不了那座山的巍峨壮观,他在网上搜索这座山的信息,但却没有找到一张影像资料,后来还是在地图上才搜到了这座雪山的名字——阿坝州第二高峰,大黄峰,海拔5922米。

  魏伟告诉记者,经过这件事后,他有了将别人不知道的雪山记录下来的念头。但是要将阿坝州不知名的雪山记录下来,却有着想象外的重重艰难。“不少雪山都缺少系统且准确的信息,不仅没有影像资料,有的甚至连名字、海拔高度都没有。”

魏伟拍摄的大黄峰和理县县城。受访者供图
魏伟拍摄的大黄峰和理县县城。受访者供图

  前往高海拔的雪山拍摄是一个极具挑战性和危险的想法,魏伟在每次出发前会在网上寻找计划拍摄的雪山的攀登攻略,查当地县志,通过地图软件去搜索,从三维影像上确定、反复模拟和计算从其他山峰可拍摄到雪山的位置和方向,计算从山脚到山顶的距离、步行所需要的时间。

  即使有了周全的准备,但是在实际登山过程中,仍会遇到各种未知的危险。2015年的时候,阿坝州刚刚落下秋雪,魏伟一个人登上鹧鸪山山顶打算从另一个角度拍摄三奥雪山。然而这时候他却听见周边传来了狼嚎声,魏伟发现,五百米开外的山谷处有四五只狼。魏伟说,狼群一般不会攻击人,但是当时是秋季,狼群在秋冬季节不容易找到食物的情况下还是会对人产生威胁。万幸的是,狼群过了一会就散去了。魏伟在回忆起这件事时仍感觉十分后怕。

  魏伟介绍说,川西高原和青藏高原在冬季降雪是很稀少的,拍摄雪山的最佳时间段是在每年的三四月。“三四月受西伯利亚冷空气影响,降雪量陡增,这时太阳的直射点北移,也不会出现“逆光”现象,拍出的雪山是最完美的。”

  从2018年10月开始,魏伟开始整理多年拍摄所得的资料,其中海拔在5000米以上的山峰就有200多座,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山峰更是不计其数。茂县最高峰乌少略、壤塘县杜苟拉甲格则峰、金川县的最高峰索乌山主峰等山峰更是首次拍摄到影像资料。魏伟说,除了卧龙保护区的核心区范围因为各种限制条件无法进入,有几座山没拍到外,阿坝州其他地方的雪山几乎全部纳入他的雪山拍摄版图。

  2019年初,魏伟从阿坝州回到成都,所有资料也整理完成为《阿坝州高海拔山峰概览》,在雪山拍摄爱好者中引起不错的反响。

  如今,魏伟在成都一家户外运动文化公司负责山峰文化内容。魏伟告诉记者,虽然四川的雪山已经拍摄得差不多了,但他的雪山拍摄版图还未完成,他打算以后前往青藏高原深处,把西部的巍峨山川都拍一遍。(完)